2016.11.21

請找出那支屬於你的日本酒,這支日本酒會讓你的日本酒世界更加寬廣,體驗更加豐富。

 BAMRestaurant

pic


SAKEMARU 的唎酒師團隊為了持續的提供會員們驚喜,他們時常品飲來自日本各地的日本酒並討論下個月該寄送哪一支日本酒。
我們的首席唎酒師,奧島正先生是日本第一位榮譽唎酒師,而榮譽唎酒師在全日本目前為止僅有21人。

奧島先生在日本酒產業的經驗已經超過20年,他也為推廣日本酒到世界各地有著不少貢獻。
SAKEMARU專訪了奧島先生,讓SAKEMARU的會員們認識這位幫我們選擇日本酒的唎酒師。



SAKEMARU(S):日本酒主義如何呢?(採訪日為日本酒主義─台灣最大的日本酒展結束後一日)

奧島正(奧):非常棒,參觀人數很多!主辦方公告參觀人數超過一萬人,是去年的四倍之多。在現場可以感受到台灣日本酒市場的潛力。

S:一萬!參展商應該都非常驚訝,現場應該很多人醉倒了吧。(笑)

(奧): 對阿,現場有超過40家酒造並提供各種不同的日本酒,所以...你可以想像的吧?

S:對阿,讓我們進入正題吧,今天這個訪談是要讓SAKEMARU的會員們了解為他們選擇日本酒的唎酒師,我想了解你在這個產業的足跡,可以大概告訴我關於你現在正在做的事情嗎?

(奧):當然!我現在自己擁有一家商社,專注在世界各地推廣、輸出日本的國酒,也就是日本清酒與燒酒。
大部分的酒造都認為國際貿易是非常複雜且高風險的,所以我支援他們將他們的生產的日本酒銷售到世界各地。
現在,我依照各個國家的需求來與酒造溝通並選擇日本酒。

S:聽起來非常有趣!我知道很少酒造會自己將他們的日本酒出口到國際市場上,我很確定你的角色是非常重要的。
你在日本酒產業多久了呢?

(奧):大概20年了。

S:20年,滿長的一段時間。你可以分享你是如何踏入這個產業的嗎?

(奧):事實上,我的第一份工作是東芝(Toshiba)的工程師, 東芝是一個日本的電子產品品牌。
在當時,我完全無法想像我會進入日本酒產業,因為我以前對日本酒的印象是非常糟糕的,
當我還是大學生時,每次喝那些品質較低劣的日本酒時都會收到一份叫做宿醉的禮物。

S:聽起來非常糟糕...

pic1


(奧):是的,但有趣的是,我與一家非常有名的酒造- Dewazakura(出羽桜)的女兒共結連理。
她逼我喝了一支她們家的酒,從此改變了我對於日本酒的印象。

S:這是贏得IWC 2016.日本酒部門冠軍的酒造,請告訴我是哪一支日本酒。

(奧):是櫻花吟醸酒,對我來說,它與我過往喝過的日本酒完全不同。
這還是我第一次體驗到的口感、香氣以及餘韻,特別且好喝。
非常感謝這個經歷,我開始為這家酒造工作,20年的日本酒生涯也從這裡開始。

S:一瓶日本酒改變了你的人生!你必須感謝你太太。(笑)
你為出羽桜工作了多久呢?

(奧):6年。 我當時負責業務行銷。
我在1996加入出羽桜,日本酒的出口是非常少見的,當時只有幾家大的酒造出口一些低等級的日本酒,而大部分是銷往美國。
大部分的酒造都認為海外沒有什麼日本酒的需求,然而一個熱愛日本酒的美國酒商帶了5個小酒造的日本酒到了夏威夷販售。
出羽桜是這5家酒造之一,經過這件事,國際間對於日本酒的需求慢慢的增加,我們的收到了來自德國、澳洲還有其他國家的展覽邀約。

S:據我所知,這是這些小酒造第一次在日本以外的市場亮相。當時有很多酒造對於這股外銷潮感到興奮嗎?

(奧):這還只是日本酒外銷剛剛起步的階段,所以很多酒造還是對於日本以外的地方是否真的有日本酒需求感到懷疑。

S:原來如此,可以麻煩你跟我們分享這段過程嗎?

(奧):嗯,我當時有感受到日本酒在國際間的需求有在增長,那個時候日本City Super還邀請我去當他們的日本酒部門經理。
主要工作內容是挑選高品質的小酒造的日本酒在香港City Super超市販售。
在當時,這工作這還滿吸引我的,因為我認為我可以用我的經驗與知識對日本酒市場做出更多的貢獻。
而且,老實說,鄉村生活讓我有點疲憊。(笑)

S:(笑)所以你跨出了你的第二步。 香港的日本酒市場是你接觸的第一個亞洲市場嗎?

(奧):是的,但因為香港人對於日本酒的高需求,我們發展得非常快速。
我邀請了一些酒造在舉辦了香港第一場日本酒活動,小小的一場,但卻聚集了不少人潮。
往後的每一年都有這個活動,而且越來越大,最終成為了City Super在香港的幾個最重要的活動之一。
在我結束我在City Super的工作時,他們有來自30間酒造的300種日本酒在架上,只能以大來形容日本酒區。

S:真是快的增長速度!這之中有任何酒造的成功故事嗎?

(奧):有的, 現在你在世界各地的餐廳菜單上都可以看到八海山與久保田,但他們起初非常質疑輸出日本酒這件事。
我找他們談了幾次,並告訴他們香港市場的潛力,最終他們才勉強答應。(笑)

S:八海山與久保田!!真難想像他們也有這樣的時光,還有其他的嗎?

(奧):獺祭也是其中之一,你可能知道他們曾經瀕臨破產,當我遇到他們的時候,他們正在掙扎是否要退出日本酒市場。
在我喝了他們的日本酒以後,我認為他們的日本酒會在香港熱賣。
而在我開始負責獺祭之後,他們被日本及美國的媒體報導,從此他們的情況完全不同。

S:真是個具代表性的故事!你曾經幫助過現在的知名酒造, 能請你告訴我們為什麼你離開了一個這麼有價值的工作嗎?

(奧):事實上,City Super是亞洲最大的超市之一,但他對於日本酒架有他的限制。
當我在City Super的時候,我必須忍痛下架一些高品質的日本酒,因為這個限制。

另外,我也加入了City Super台灣展店計畫。我負責選擇日本酒並規劃整個日本酒區快的呈現。
City Super很快的成為了台灣人選購高品質日本酒的地方,同時我也發現日本酒市場是在穩定成長的。
而我想要對日本酒在國際市場上的成長有更多貢獻,這是我離開City Super並創立自己的商社的原因。

S:你的商社營運情況還可以嗎?

pic_2

2011韓國日本酒展


(奧):還不錯,感謝各個國家日本酒愛好者的幫助,目前正穩定成長。
在2011日本311大地震後,香港停止進口所有的日本飲食。雖然復甦的很快,但我當時幾乎要支撐不住了。

S:最後,我想了解關於榮譽唎酒師的細節,我知道目前日本只有21名榮譽唎酒師。

(奧):日本酒服務研究會(SSI, SAKE SERVICE INSTITUTE),公認的日本酒唎酒師鑑定機關。
他們會提名一些對於日本酒在國際市場拓展上有貢獻的人為榮譽唎酒師。
授銜典禮是在供奉日本酒神的神社舉辦。

S:可以分享你是如何選擇在國際市場上會有競爭力的酒造嗎?

(奧):有三項重要指標,獨特性、思考方式與求知精神。
我從來不依我個人喜好來選擇日本酒,因為每個人的口味不同,所以我的選擇必須是多樣化的。
這也是為什麼我總是選擇那些對於原料、工序與技術等有強烈堅持的酒造。
而且,這些酒造必須對於在國際市場推廣日本酒有熱情,萬事起頭難,就算一張訂單只有一箱日本酒,酒造也必須能夠配合。

最後,我對於我能找到一些致力於發展自身特色的酒造感到非常開心。
日本酒相對於其他酒來說,口味差距是非常微妙的。 然而,釀酒科技的進步讓差異擴大了。
我在遇到求知若渴的酒造時總是感到非常興奮。

S:謝謝你今天帶給我們這麼豐富的分享。 最後,你能給SAKEMARU的會員一些建議嗎?

(奧):就像我說的,我以前對於日本酒的印象並不好,但是櫻花吟醸酒完全改變了我對日本酒的看法。
另外,這支酒變成了我判斷其他日本酒的標準。在日本,每一個日本酒愛好者都有一支最愛的日本酒。

請找出那支屬於你的日本酒,這支日本酒會讓你的日本酒世界更加寬廣,體驗更加豐富。

S:非常謝謝你今天的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