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13

【晴初 • 港台日本酒唎酒師交流大會(上篇)】

 BAMRestaurant

晴初曾因金融業工作關係,頻繁往來香江開會或轉機稍候;而這次重返香江卻與主要工作無關,很開心的,是為了參加港台日本酒唎酒師交流大會。


這次活動在台灣方面,係由日本酒服務研究會連合會海外理事吳裕隆先生,與日本酒大師李俊德老師,香港方面則由國際唎酒師Ben Li籌劃整個活動發想;港台兩地參與唎酒師超過30位,是第一次港台聯手舉行的交流會,意義深刻。


9月23日活動當日下午,在尖沙咀調酒學校由名譽唎酒師,Sake Fever 清酒狂熱紛絲專頁執筆者,Randy Au先生(圖一),為大家簡單講述香港日本酒的市場環境與未來動態。

港台日本酒唎酒師交流大會01
Randy Au先生(圖一)


香港在2002年以前,釀造酒之進口稅率為80%,其後一度調降至40%,最後於金融海嘯後2008年2月起,香港全面免除釀造酒進口稅;明確地說,所有濃度30%以下的酒精飲品均完全免稅,使香港成為全球首個釀造酒進口稅為0%的地區。因香港過往的歐系色彩,民眾對葡萄酒或威士忌、白蘭地等酒類熟悉度較高,所以在開放零關稅的當年度,香港新成立的葡萄酒公司即超過850間。隔年,香港單從葡萄酒進口獲得的利潤亦高達55億港幣。另外,對酒商設立的法規要求寬鬆,與交通配套措施完善,更推升香港在四年內成為全球最大的葡萄酒交易中心。

Randy提到,濃度超過30%的烈酒因為嚴格的倉儲要求,進口稅負擔重,故相對而言於台灣購賣威士忌等烈酒便宜許多。晴初想起釀造酒(低酒精濃度)比蒸餾酒(高酒精濃度)更重視倉儲環境,忍不住問Randy香港對烈酒設定嚴格倉儲規定的理由;Randy大笑:

因為濃度超過30%的烈酒被視為『危險物品』,要謹慎避免自燃或爆炸!」 (原來如此啊!)

清酒因為進入香港市場晚,所以即使同享零關稅優惠,市場佔有率相對葡萄酒、烈酒,甚至啤酒都來得小。惟比較全球各地清酒進口的數量與金額,香港在數量上僅次於美國,但總價值卻為全球第一,意即香港多以高單價酒為進口大宗。不過 Randy提到,香港民眾沒有太多清酒產地追捧性概念,品牌導向反而更為重要,故幾個主要代理商,如City Super、一田、SOGO都各據一方。但因為距離日本近與廉價航空崛起,很多時候香港民眾反而寧可直接飛往日本帶貨,畢竟零關稅又無攜帶容量限制十分便利,讓晴初好生羨慕啊!然而,這樣追捧品牌的效應使吟釀等級的酒充斥市場,許多美味的純米酒或本釀造卻乏人問津甚至無人進口,實在可惜。

目前香港約有300名國際唎酒師,但多數唎酒師活躍於銷售通路而非餐廳駐場。Sake Service Institution (SSI)香港分部於2016年1月成立,未來隨著多家日本酒貿易商與清酒崛起,並透過清酒活動舉行(如9月16日即有一場Wine Luxe清酒祭),「提升唎酒師業界地位」是香港唎酒師共同努力的目標。

Randy還先拿出晚上準備送給台灣朋友的「清酒撲克牌」(圖二)給晴初;這整副撲克牌均由Randy設計打造,每張牌卡上都有一個清酒小知識,而學設計出身的Randy還多加了許多巧思:如「上槽」(將酒粕與酒液分離的過程)時依據時間序取得的酒液分為「荒走」(最前段)、「中取」(中段)、與「責/漬」(最末段),每段各有其特色。

港台日本酒唎酒師交流大會02
清酒撲克牌(圖二)


Randy將這些特色透過字體與排版呈現在牌卡上:像「荒走」酒滋味豐富,變化性高,Randy就混搭不同字體與大小,並歪斜排列文字敘述以呈現;「中取」酒中規中矩,穩定度高,故使用字體與排列上也追求整齊劃一;「責/漬」酒因為是末段酒,香氣與口感都較前兩種轉弱,所以Randy特別用越來越小的字體表示趨弱的風格(圖三)。這難能可貴的禮物真是太有創意了!晴初好開心!

港台日本酒唎酒師交流大會02
荒走中取責酒牌(圖三)


延伸閱讀:
【晴初 • Drink of the Night】
【晴初 • animitta 第一屆杯友會 X 新政 2 餐會】
【晴初 • 土用丑の日】
【晴初 • 和光日本酒第五回品飲會】
【晴初 • Drink of the Night • 愛宕の桜 限定純米大吟醸】
【晴初 • Commune 7 日本酒市集】
【晴初 • 港台日本酒唎酒師交流大會(上篇)】
【晴初 • 港台日本酒唎酒師交流大會(下篇)】



sakemaru作家”></div>
</a></div>
<br><br></div>
								<div class=